4周前 (11-09)  创业故事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1998年初秋,我乘坐当地的501次列车,凌晨4点46分到了石平出差,那是一趟从广州到石平的列车。火车是老式的,绿色皮肤,从一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太慢了。

我坐在窗边,病恹恹的。车厢里充满了忙碌和恐慌的气氛。工人们蹲在地上吃泡面,风尘仆仆扛着大麻袋的农民,带着小娃娃的单亲妈妈,沉默的吸烟者,白发苍苍抱着妻子的老奶奶……

旅途中,火车突然减速,明显进入中途站。当我打开窗户时,我看到窗外有“翁源”的字样。

公共汽车门口有成群的人。他们不是扛起就是背着手,穿着晨晓的月色,带着鸡鸭蔬菜和日常用品赶这趟501次的慢车。

第一个上来的是一对看起来像农民的白发夫妇。老人把货物放在背风的角落里。老太太伸出手,给老人刷了一下外套。细草屑掉了下来,他张开嘴吹了吹。

他看起来60出头,黑红相间,很方,老太太也60岁左右。她体重增加了,但她的脸上隐约露出她的儿子。她随身带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塑料袋,上面清晰地展示着橘子、花生、鸡蛋、粽子和一大瓶浓茶之类的东西。

车厢里的灯光黄得像个大南瓜,车厢里的人物和货物也越来越密集。鸡头从箩筐里伸出来,圆圆明亮的眼睛向四周张望。洗衣单上的鸡蛋和萝卜白得像月亮。窗外传来远处的一声啼叫,洗衣单上立刻有了回应。乌鸦身后传来翅膀拍动的声音,大约手脚被绑住了,它无法尽情歌唱。鸭子的脖子从竹篮的洞里伸出来,探着头,它们要远行,不能和主人一起回来。这些活到秋天的鸭子,如果放开被束缚的双腿,让它们站起来,应该是威武的中年鸭子。鸭子旁边的竹篮里,大白菜中间绑着草绳,白白胖胖的,像一头睡得正香的猪。鸭子的嘎嘎声,乘客用方言交谈的声音,电线杆和木棒碰撞发出的地板的撞击声……这些人类的声音,就像活泼而聪明的喙,啄穿了一个明亮的月夜,让晨光漏了进来。

火车满载货物和村民,缓缓向北行驶。天地间,我们跟着火车走,火车跟着铁轨走,歪歪扭扭。我看着月光晃来晃去,融化在远山里,融化在丛林里,融化在铁轨附近的村庄里,歌舞声和犬吠声此起彼伏。

火车缓缓摇晃,老太太也用同样的方式取出塑料袋里的食物。地板很快充满了浓郁的气息。茶叶蛋的咸味,橘子的甜香,粽子的糯香……旅行中我不喜欢吃东西,所以没什么好准备的。

“你不在哪里吃饭?”老太太说。“不饿。”“来点。”她递给我一个粽子。“谢谢,我真的不饿。”她继续自己吃。吃完收拾完,她又把粽子递给我:“你得吃点东西。”她真的很像我妈妈。世界上所有的母亲可能都是这样。

“这个粽子是我自己做的。很好吃。”她说。我会接通的。“自己做的”,对我很有吸引力。所有家庭主妇的自制饭菜,尤其是土特产,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他们有自己的风格和喜好,但也有共同之处:地方特色、材料正品、耐心。我按照老太太的指示剥开了宗彝。粽子又软又圆的白色,白色中有一点舒服的微黄色,散发着我熟悉的糯香味。“我在里面放了花生和绿豆。”老太太说。“嗯,看得出来就是咸,好吃!”“花生呢?”老人对老太太喊道。老太太听到了承诺,把花生递给了我。我意识到他是在提醒老太太让我吃花生,但他没有直接告诉我。虽然有点封建,但也有点可爱。

我边吃边赞。老太太看着我吃饭,脸上带着微笑。“你做的饺子太好吃了,花生刚煮好。”我说。我赞不绝口,说广州街头虽然有一些,但不如她的手艺好。老太太自豪地说:“为什么开店的人愿意放那么多好的馅料?”

我边吃边听,频频点头。去过韶关很多次,聊过南雄的盐水鸭,新丰的佛手瓜。他也有意打断,问我去过他们翁源没有,我说去过。我说翁源不错。三华李果实大,肉厚,无渣,仁小,味甜,富含维生素和适量的糖。父亲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补充道:酥脆而带有特殊的芳香气味。

后来老太太还告诉我,他们有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在深圳一家工厂工作。虽然,在深圳,她的儿子有一个漂亮的大房子。然而,它们就像生长在乡村自由新鲜空气中的植物。如果他们被移植到城市,他们将会水土不服。因此,他们总是拒绝和儿子一起去深圳。她说她在乡下仍然自由。老人养鸡养鸭,她忙着种菜做家务。这次去韶关,就是捡家里养的鸡鸭青菜赚点钱,买些生活用品。

9点,韶关站到了。他们手拉着手下了车,我帮他们提着装满农副产品的篮子,给了他们两箱海鲜。我特别羡慕他们,看着他们远去,单纯的心,单纯的外表,单纯的感情,这一下子让我觉得莫名的感动。我想互相帮助。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尝到!他们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就像他们父母的短篇小说,悲欢离合,我对他们并不陌生。我甚至有些自负,我能猜到他们没有说什么。因为,我在农村的亲戚和我身边的人,我们的生活和他们的生活,从根源上来说,都是一样的。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硕果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slzsgb.com/84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