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11-27)  未分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1991年农历二月初三,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八潭镇一家医院发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那个婴儿就是我。

我妈跟我说,她当时生我的时候,分娩时大出血。医院的接生婆对正在帮我的护士说:“这个人失血这么多,不知道会不会管用?”

幸运的是,宝宝的我终于平安出生了,妈妈平安地活了下来。

母亲失血过多,生了我三个月后,母亲已经没有力气走路了。

在谈及宝宝从生活中走出来时的状态时,妈妈告诉我,从生活中走出来时,我什么也没说。其他的宝宝,他们的妈妈从他们的生活中走出来时哭了,但我什么也没说。接生的护士当时以为我上气不接下气,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小宝宝的腿往后抬,拍了几下小宝宝的屁股。

感谢护士,她把我倒吊起来扇了我几下屁股,因为我妈跟我说当时护士说:“扇了我三次屁股不哭,宝宝就没用了。”

幸运的是,当宝宝的屁股被护士扇了两三次后,它开始大声的“哇”哭了起来。就这样,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我的宝宝被安全地放进了医院护理的摇篮里。

我的小护士是我的二姨,我妈妈的二姐。我的一个表兄弟,当时是我二姨生的,比我大六个月,被裹在我旁边的床垫里。

二姨生了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其中一个比我大几岁,前面提到的表姐比我大六个月。当时重男轻女的观念很重,所以二姨很喜欢姐姐生的小男孩,也就是宝宝的我。所以二姨在宝宝的我身边全心全意的照顾我,开心极了。

我二姨在看孩子的时候,我妈想吃点苹果,就给了她十块钱买苹果,她就去给她妈买苹果。

当时医院的护理室里除了二姨之外,没有其他照顾者。可能有护士在看。

那是当时的情况。奶奶回去做午饭,二姨去买苹果。

母亲心里开始害怕。当妈妈想到哺乳室里的宝宝时,我没有其他家庭成员照顾,所以她试图起床,在哺乳室里呆在我身边,但她妈妈太虚弱了,根本起不来。

这时,在这个极其紧急的时刻,二姨突然回到了医院。半路买苹果,二姨突然想到我家宝宝和她比我大六个月的小女儿还在医院的护理室,被别人带走就倒霉了。于是二姨在半路上匆匆赶回了医院。

二姨回医院的时候,看到医院有个护士弯腰去接宝宝,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去哪里接。二姨喊:“你抱着我姐的宝宝干什么?”

护士大吃一惊,转头关心的说:“不,我不想抱宝宝。我只是看到他的床垫太紧了,就解开他的床垫让他呼吸。”

护士的解释让二姨很不放心,于是二姨就一直呆在护理室里,直到奶奶来照顾我。第二,阿姨和奶奶轮流照顾我几天,直到妈妈身体稍微恢复,可以带我回宝宝身边。

那一天,外婆来替我照顾宝宝后,二姨抽空过来把护士的可疑行为告诉了妈妈,让妈妈悬着的心平静了下来。

我妈在我小时候跟我提起过这个,说是多亏了二姨的及时归来,才制止了护士的可疑行为,不然我生的宝宝可能已经和当时刚出生的另一个女孩交换了。

当我三个月大的时候,这就是我的计划。划。健康。教育是严格的,所以,作为我家第三个孩子,如果我妈生我,我家会面临超生。健康。处罚。而当时我的父亲和母亲在上海大厂镇承包种菜卖菜还债,还了什么债,还有我父亲在前村当会计时谭(先)吴(先)村集体财产的债务。

对于这个丑闻,父亲总是说自己是被别人陷害的,谭(先声)吴(先声)。然而,即使父亲是被陷害的,那也是因为父亲爱喝酒,到处见应酬。

后来有人举报我父亲是村里会计谭(先声)吴(先声)的集体财产,于是盐城市滨海县纪委派人调查此事。纪委的工作人员拿出每一张凭证,让我爸把每一笔问题钱想清楚。我爸说问题钱是他喝醉的时候签的,所以记不住每一个问题钱的细节。

就这样,父亲被免去了村会计的职务,开除党籍(第三次)。

我父亲从村里的会计岗位上下来后,他和母亲去了上海大厂镇谋生。那时候姐姐才四五岁,弟弟才四五个月。

就这样,四年后,妈妈怀上了我。

父亲为了不影响种菜挣钱,为了不多生孩子被罚款,要求母亲生下三个月大胎儿的尹(第三音)。于是妈妈听了爸爸的话,和爸爸一起从上海大厂镇回到了我在巴丹老宅基地的家。

流产泰(第一声)的准备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我在胎儿时期与死亡抗争的过程即将到来,但是一个人的生命是固定的,是生命的时间,所以无论如何挽救都救不了,无论如何消除都消除不了。

回到巴丹老宅基地的家里后,我妈和村里的女人。女性。主啊。任到巴丹镇医院找医生打掉了泰(初音)。到达医院后,村里的妇女。女性。主啊。任向妇产科主管医生说明了情况,让我给妈妈怀的三个月大的胎儿生下尹(第三次)。负责妇产科的医生给跟我妈一起来的村妇打了电话。女性。主啊。给她买几斤苹果,村里的女人。女性。主啊。任说她没带钱。负责产妇的医生让我妈给她买几斤苹果,她妈也说没带钱。看到这,妇产科的医生问我妈:“你家在这里吗?”妈妈回答:“不在这里,在上海。”负责妇产科的医生说:“你为什么回来打掉上海的泰(第一声)?我以后会在上海生孩子。”

就这样,经过三个月的孕育,我安全地躲过了一次死亡的危险。

当时,父亲没有放弃。这一次,他独自去了巴丹镇医院负责分娩的医生那里。他想让负责接生的医生把我妈肚子里三个月大的胎儿给尹(第三次)生下来。但那时候,妈妈下定了决心。不管她爸爸以后会怎么做,不管他爸爸以后对我是好是坏,她都无法阻止她生下我的决心。所以,对于母亲的阴(第三音)再生育,就没有阴(第三音)的生育。

在妈妈生弟弟之前,尹(第三声)已经生了三个胎儿,其中一个是六个月前尹(第三声)生的。小时候,我妈给我讲过这个。所以堕泰(第一声)的伤心往事,让我妈下定决心,不要让胎儿像阴(第三声)打掉的三胎一样死掉。

当时雨下得很大,因为一个人的鼓励,父亲坚持让母亲在外婆家给尹生三个月的胎儿(第三次),但母亲也坚持不让她给尹生三个月的胎儿(第三次),父亲无奈,最后只好陪她回上海。就这样,三个月大的胎儿终于暂时救了我一命。

在我八个月大的时候,妈妈从上海大厂镇回到巴丹镇,躲在当时外婆家的草屋顶上搭的棚子里养胎。

在等待我出生的两个月里,我母亲躲在我祖母家草屋顶上搭建的棚子里。我妈也想从棚子里下来四处走走,但想到要生蔷(第二声)芷(第四声)茵(第三声)有被有心人发现的危险,就坚持躲在外婆家草屋顶搭的棚子里,才生下我。这样,母亲就不会被别人发现,从而使母亲逃脱被羌(二音)之志(四音)之阴(三音)所生的危险。

大约两个月后,我生下了宝宝,就像我开头记录的那样:“1991年农历二月初三,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巴丹镇一家医院发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是我…”

这是我妈怀我生我的时候发生的一系列经历。

当时,奶奶家的一个亲戚在上海大厂镇承包了蔬菜大棚。于是,妈妈和爸爸去了上海大厂镇,去找奶奶家的亲戚。我的父亲和母亲最初在温室里当工人。

后来奶奶家的亲戚不再承包蔬菜大棚,爸爸妈妈从奶奶家的亲戚手中接过了十几亩的蔬菜大棚。

那时,我的姐姐和哥哥和父母住在上海大厂镇。

大厂镇承包上海蔬菜大棚的那两年,我妈怀了我。怀我一两个月的时候,我妈回老家巴丹种小麦。

到了收麦子的时候,我妈怀了我好几个月,不方便回我巴丹的家收麦子,这个时候蔬菜棚也很忙,我妈就让格兰玛家收我家种的麦子,收完之后只需要给我家补耕地的钱,小麦种子和肥料, 但格兰玛一家对此事没有帮助,所以她别无选择,只能把小麦交给村里的生产队。

上海大厂镇春节第三年前夕,爸爸妈妈回去准备过年。在此之前,父母接手承包的十亩蔬菜大棚地都被征用了,所以那年过年前,我妈去上海大厂教堂做礼拜时认识的一户人家询问租房事宜。像我妈一样信耶稣的老哥,和老婆在家,儿女媳妇常年不和老两口来往。老哥哥驼背,姓刘。当老哥哥得知我妈要租房子的时候,就在家里给他一个房间,让我妈和我爸和我们三个姐妹住在一起。

母亲告诉我,老哥哥非常热心地相信耶稣。当时上海大厂教堂的花是信耶稣的老大哥提供的,家里种了很多花。

信耶稣的老人传道信耶稣的时候,喜欢对不认识的人大声读圣经。虽然附近的人或路人不喜欢听他讲道,也不喜欢信耶稣,但他还是对不认识的人讲道,信耶稣。

这是老人。虽然老人驼背,但他对耶稣的热情是显而易见的。而且,在善举中,也表现了一个基督徒应有的品格。

临近过年的时候,爸爸妈妈带着妹妹、弟弟和宝宝回老家巴丹准备过年。回到家乡巴丹后,母亲在巴丹镇政府门前发现了一个裹着弃婴的小女孩,她曾在这样的时刻写下了请好心人收养的文字。当这一切发生时,她的母亲突然带着小女孩回来抚养她。小时候听妈妈说过这句话。妈妈告诉我,小女孩喝牛奶的时候,我总是把小女孩踢到一边,因为我在保护她的食物,所以她不会来喝牛奶,所以她不能喝牛奶。

回到老家巴丹后,那年腊月二十八,因为父亲挣钱不多,奶奶家把我父亲“ ”吹走了。除夕夜,父亲独自一人回到上海大厂镇一位信仰耶稣的老人家中。至于我妈,我妈带走了我姐,我哥,我宝宝,还有我捡到的那个。

过年的时候,村里的老人给我家送了很多小笼包和饺子过年,因为家里一贫如洗,过年的钱很少。

这些年,妈妈带着妹妹、弟弟和宝宝去了上海大厂镇。至于在巴丹镇政府门前被接走的小女孩,她妈妈没有带她去上海,而是把她送给了别人家。

在上海大厂承包蔬菜大棚的时候,妈妈经常去大厂教堂做礼拜。当时我妈怀了我五六个月。那年圣诞节,妈妈挺着大肚子去大厂教堂做礼拜。演出期间,母亲在教堂舞台上唱了一首圣歌—“基督之光”。

蔬菜大棚被郑(第一声)使用后,父母去信耶稣老人家里住后,信耶稣老人对我爸我妈、我姐我哥我宝宝都很好。那一年的30号晚上,父亲回上海后,过完年,母亲带着我们三个姐妹去了上海,在接下来的近一年里,我们一家人都是信仰耶稣的老人,平时会在墙上挂很多饺子给我的姐弟俩吃,有空的时候就拿着挂在墙上的饺子吃。

有一次,我和小弟弟在打网球的时候,网球掉到了桌子下面,弟弟在我身边着急的哭。但是,宝宝我主动爬到桌下,拿出了网球。看完之后,相信耶稣的老人对我的不倦行为大加赞赏。

后来信耶稣的老人把我父母介绍到工厂看大门,那是一家生产洗发水和洗洁精的工厂。那个相信耶稣的老人在那家工厂认识一个销售员,就让那家工厂的销售员帮他介绍一下。于是,父亲在一个相信耶稣的老人的介绍下,认识了那家工厂的业务员。

在爸爸妈妈去工厂看大门之前,那家工厂的店员让爸爸去附近的工地给他拿一袋水泥,于是爸爸就拖着三轮车去附近的工地,装回了一袋水泥。当我妈妈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告诉我爸爸把水泥从它来的地方拿走,然后把它送回原来的地方。我父亲解释说,那家工厂的销售员让他去拿水泥。我妈让我爸跟那个工厂的业务员说,他买水泥的时候你可以给他装回去,但是这个水泥是别人的,我们不能拿别人的东西。

我妈说这话的时候,我爸就按照我妈说的把水泥送回工地,跟那家工厂的业务员说了这话。

之后,那家工厂的店员把我父亲介绍到工厂看大门。我妈妈带着我姐姐、哥哥和我住在我爸爸工作和生活的房子里。

不久之后,我父亲认识了那家工厂的一位厂长,名叫黄厂长。认识黄主任后,黄主任安排我爸骑三轮车送洗洁精。

爸爸妈妈在生产洗发水和洗洁精的工厂门口看了一段时间后,爸爸被介绍去做送洗洁精和洗发水的工作。那时,父亲骑着三轮车穿行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小时候听父亲说,有一次我路过上海某个地方,正好在那里拍摄了一个电影场景,其中一个人踩着人力车过桥,于是父亲主动要求帮他踩着人力车过桥。

父亲在生产洗发水洗洁精的工厂里发洗发水洗洁精的那段时间,我对一些事情有点记忆。我记得我父亲曾经用三轮车载我去上海的街道。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父亲用三轮车载我去菜市场买菜。菜市场里有很多蔬菜,有蔬菜的味道。

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爸爸骑三轮车的时候,在路上的一个小店门口给我买了一个气球,卖气球的用了一个扇形的充气装置给气球充气。

我坐在爸爸的三轮车上,手里拿着爸爸给我买的气球,一路欣赏风景。那时候如果能像现在这样记住路上的风景,那我一定会像现在这样记录路上的所见所闻。

后来气球被我砰的一声炸飞了,只剩下一些碎片。看到这种情况,年轻的时候觉得不开心。年轻的时候,我对父亲说过这种悲观的话。

父亲拿起气球碎片,放在嘴里喘息,一个小气球喘息着。然后父亲用气球的绳子把它绑起来。然后,爸爸用气球碎片呼哧呼哧地吹了几个小气球,然后把它们绑在一起,组成一组小气球。父亲给我捆好的气球时,我的心突然凉了,因为这和我心中接受的气球概念不一样,但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在上海大厂镇的那些年,我的记忆无疑是懵懂的。听了妈妈的话,小的时候黄导演很喜欢我。每次回厂门口,黄厂长总是给我买很多零食。当时黄主任家的媳妇生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给孩子喂奶粉的时候,孩子的奶奶,也就是黄主任的妻子总是把奶粉放在天平里确定具体的称量。结果黄主任经常跟老婆抱怨:“你吃饭的时候不能对小刘家的孩子那么挑剔,但是小刘家的孩子胖乎乎的,你喂得那么仔细,也没有小刘家的孩子强壮。”

当时生产洗发水和洗洁精的工厂里还有一个厂长——侯。每次看到年轻的我,侯总是让我哭,然后拿出零食哄我笑。为了拿零食,我把哭变成了笑。那时候我还太小,记得的东西很少,所以对它没什么印象。

大约两岁的时候,妈妈带我去海边看风景。在我年轻的记忆中,母亲把我抱在怀里,站在海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见远处的大海和天空是一样的颜色,天空中仿佛有海鸥在飞翔,而岸边却挤满了人,沙滩上大海的远端似乎也闪耀着太阳的金色光芒。

差点被噎死的经历也让我记忆深刻。这是我三四岁时的一次意外。当时我一个人在床上爬来爬去,床头柜上放了几枚硬币。在满足食欲的饕餮行为下,年轻时把硬币放进嘴里。毫无疑问,我被几个硬币噎住了。当时年轻的时候,觉得很哽咽,很痛苦,于是大哭起来。我爸妈听到我哭的声音,问我为什么哭,他们把我倒吊起来,使劲拍我的背。除了咳嗽和哭泣,我什么也做不了。幸运的是,在爸爸妈妈的抢救下,几枚硬币从我的喉咙里一枚一枚地咳了出来。假设我小时候出了事故,父母会怎么处理?我无法想象,我只能感谢天父,因为天父照顾了他的孩子,在孩子那天遇到麻烦的时候,天父把他们从邪恶中拯救出来。

当我过了四岁,我记得的事情逐渐增多。1995年春节前夕,镇上的计生人员来我家要罚款。不管什么时候,我家无疑是一贫如洗,那些计生人员把我家锅碗瓢盆里的东西都砸了。当他们撞上缝纫机时,我妈妈拼命保护着缝纫机不让他们碰。当时父亲躲在家里一声不吭,看着计生人员在家里砸东西。当时的情景并没有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任何阴影。那时候我才五岁,不知道什么是仇恨。这让我想起耶稣说过的话:“如果你不像婴儿,你就不能去天堂。”

两天后,大概是除夕那天,妈妈突然倒在床上,感觉心慌乏力,爸爸就派人去请医生看妈妈得了什么病。那时候我年轻,什么都不想,扑通一声跪在家里,向天父祈祷。我真的很惊讶当时我是如何学会祈祷的。那时,我只有五岁,我甚至还不知道歌词,就能组织自己的语言向我的天父祈祷。

我看见一个小孩跪在地上祈祷:“亲爱的天父,请帮助我的母亲,我的母亲现在生病了,请帮助我的母亲。”

短暂的祈祷后,我说:“以耶稣的名义祈祷,阿门。”

祈祷过后,我没有马上起身,而是继续跪在地上。家里那些人看到我跪在地上祈祷都很惊讶,于是告诉我妈我是跪在地上祈祷的。当我母亲听到我的祈祷时,她高兴地从床上爬起来,从疾病中恢复过来。直到看到妈妈起床,我才起床。

在父母还在承包蔬菜大棚期间,有一次,父母在蔬菜大棚地里忙着管理蔬菜,却没有照顾好兄弟姐妹。于是他们跑到水管旁灌水,在大人没有照顾好他们的情况下玩耍。在那里玩的过程中,领带绑好的时候,姐姐用手指摸了摸水管的一个插座。结果,她被打趴在地上。当时,如果她是姐姐,

经历了一系列的磨难,我五岁那年,父母去北江大桥南的新宅基地盖房子(旧宅基地是用来种地的),是村里的瓦工给我家盖的房子。新建的房子是一个倒坡。所谓倒坡,就是房子的一面墙高,另一面墙低。房子的门朝南,南墙高,北墙低。从南到北,整个房子的屋顶都是倾斜的。南墙高约2.6米,北墙高约1.5米。

就这样,我们一家人住在了这个简陋的新建房子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硕果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slzsgb.com/85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